官场风云 74.第74章

发布时间:2020-02-21 00:29:20 来源:绍兴律师网

官场风云 74.第74章

陈兴下午只带着肖远庆和秘书邓青铭两人再次前往南港区,过去几天的时间,因为发生宋毅的事情,再加上市里在举办招商洽谈会,陈兴对此事无比重视,各种事情的耽搁让陈兴都抽不出时间再过来,而且因为宋毅死在公安局的事,肖远庆也委婉的建议过陈兴先缓几天再过来,让村民们冷静冷静,陈兴觉得肖远庆说的也有道理,所以这几天陈兴并未过来,除了责成南港区政府先行研究解决大头村的污染问题,拿出确实可行的方案外,陈兴是打算等招商会闭幕再过来,这不,上午招商会一闭幕,陈兴下午就决定再到南港区走一趟。

肖远庆依然和陈兴坐在后座,邓青铭坐在前头的副驾驶座上,这是邓青铭最后一次跟陈兴出行了,明天,邓青铭就要到新的工作岗位上去。

看着窗外的景观,邓青铭心里很不是滋味,在陈兴身边短暂的工作了二十多天,终究是没能坐稳秘书的位置,他这市政府第一秘在风光了半个多月后,还是得灰溜溜的离开,这荣耀和地位来得快,去得也快。

从后视镜里悄然看了陈兴一眼,邓青铭心情很复杂,陈兴可以说对他不薄,最后给他安排了个不错的去处,让他到地税局去当了个科长,也算是对他仁至义尽了,邓青铭心里对陈兴并没有半点怨恨,换成是他,也不会让一个不信任的人呆在身边。

车子快要到大头村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司机李勇转头朝陈兴道,“陈市长,前面路好像堵住了。”

“嗯?”陈兴疑惑的往前看去,离进去大头村的那条村公路只有百来米的距离,陈兴坐在车里看过去,依稀能看到很多身穿警服的人堵在公路口。

“下车看看。”陈兴推开车门下车,因为前头堵住的关系,车子没法开过去。

肖远庆和邓青铭几人赶紧跟着陈兴下车,走到前面,可以看到是一大队防暴警察将村公路的路口堵住,一大堆村民正和特警对峙着。

陈兴脸色一下黑了下来,眉头紧紧的拧着,走近时,在最后头的两个防暴警察也正往陈兴的方向走着,只不过两人只是脱离了大队伍几米的距离,只见其中一人掏出了一包烟,另外一人很是熟练的拿了一根,两人点了烟就蹲在公路边上的石墩上,吞云吐雾。

陈兴看到这副场景,眉头再次皱了一下,面无表情的走到两人跟前,陈兴开口问道,“同志,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发生什么跟你有啥关系啊?”其中一名脸色黝黑的特警眼皮子抬了一下,瞅了陈兴一眼,很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站在陈兴后头的肖远庆见这名特警竟然对陈兴语气这么冲,脸色难看的就要上前斥责,却是被陈兴眼神制止。

“我说你们几个是哪的?看样子不是大头村的吧。”另外一名特警态度稍微好了些,张口说着话,一大口烟就冲着陈兴几人飘了过来。

“我们的确不是大头村的,刚开车到这里,见这里出了状况,好奇问一下。”陈兴不动声色道。

“我看着也不像,瞧你们这身打扮就不像是农村的。”那名特警似乎对自己的眼光颇为得意,笑了一下,指了指前头,“没看到大头村那帮刁民又想到市里去闹事吗,区里下了死命令,要将这些村民给拦住。”

“村民们到市里闹事?”陈兴眉头微皱,“你们凭什么认为村民到市里就是闹事的?”

“嘿,你还不知道吧,这些刁民前些天就去堵了市政府的大门,市里的领导都发火了,听说区里的头头们被狠狠批了一顿,现在区里是把大头村的人给盯紧了,今天一发现大头村的人又要聚众到市里去,区里就赶紧把我们调过来了。”那名特警嘴巴就跟开了闸一样,浑不在意的跟陈兴说着,前头虽然紧张的对峙着,其实他们后面的人根本没啥事,只是堵住路口的那些特警比较辛苦点,他们后面的,纯粹就是摇旗呐喊的。

“老郭,我说你话那么多干嘛,跟不相关的人说个什么劲。”起先那名口气很冲的特警朝自己的同伴道。

“这不是无聊嘛,再说了,又不是什么国家机密,有啥不能说的。”说话的特警不以为然,转头就对陈兴几人道,“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啊,在石化产业区里工作?”

陈兴此时却是脸色铁青,他让南港区政府研究商讨大头村的污染解决办法,同时要对大头村以及周边因为石化污染而患癌的村民负责,尽快拿出善后处理措施,南港区政府却是在这里采用暴力手段对待村民,连村民最起码的请愿权利都给剥夺了。

“喂喂,咋就走了呢。”那名特警见陈兴几人不回答,人已经往前去,纳闷的撇了撇嘴。

“远庆,你说我们这些成天坐在办公室里的人是不是就是最容易被糊弄的。”陈兴沉着脸道。

“可能南港区政府也是出于大局考虑,怕村民们再次到市里聚众上访会引起不好的影响,才不得已这么干吧。”肖远庆小声的回答着陈兴的话,知道陈兴在气头上,肖远庆也不敢火上浇油,尽管对南岗区政府的做法也看不过去,肖远庆还是尽量站在他们的角度说了句公道话。

“哎迫不得已呢,简直就是乱弹琴。”陈兴怒斥了一句。

肖远庆被陈兴的话给吓了一跳,赶紧闭上嘴巴,他跟南港区政府的主要领导没啥交情,没必要为了那些人去触陈兴的霉头,陈兴发这么大的话,他还是少说为妙。

“啧,那个看起来怎么瞅着有点眼熟啊?”就在陈兴几人走后,那个被黑脸男子叫老郭的特警跟对方说道,一个劲的瞅着陈兴的背影,脸上满是疑惑的神色,“我怎么觉得我在哪里看到过呢?”

“老郭,我看你中午喝酒喝多了吧。”黑脸男子嗤笑了一下。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在电视上看到过新来的那位陈市长,好像就是他呀。”老郭猛的拍了下大腿,惊叫道。

“去去,妈的,我看你还是先醒醒酒吧,你咋不说省长。”黑脸男子笑骂了一句,“咱们随便在路上一碰都碰到个市长,你以为上头那些个领导吃饱了撑着,没事跑这鸟地方来啊,这空气臭的我都有点呆不下去了,那些个领导能来才怪,你没见现在区里的领导连一个都没露面嘛,他要是市长,早就兴师动众的跟着一大帮人了。

老郭不以为然的捅了捅黑脸男子,小声的嘀咕道,“我说老何,你还别说,我越看越觉得他真跟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位陈市长有点像啊,你悠着点,说话留点口德,别把人家得罪惨了,不然真是市长的话,你就完蛋了。”

“我说老郭,我看你是真的醉得不轻,中午是不是被你大舅子灌醉了,到现在还没清醒?”黑脸男子一脸的不信,往陈兴的方向看了一眼,直摇头。

“滚一边去,老子才喝了两杯。”老郭骂了一句。

两人的对话陈兴已经听不到,沉着脸往前面走去,路口中间堵了两辆警车,一队防爆特警一排站着,和村民们对峙着,村民们对这些有武器的人显然是不敢过分得罪,只敢在嘴上骂两句,但又不甘心离去。

陈兴能清楚的听到村民的骂声,在骂政府没有信用来着,至于那些站在最前面的特警,除了堵住路口,并没有别的举动,对村民的骂声,这些特警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这或许是陈兴唯一能感到欣慰的一点了,但即便是如此,陈兴心里依然难掩愤怒,南港区的做法让陈兴不敢苟同。

往路口侧边上一辆警车走去,正靠在车上吸烟的一名中年警察大概就是这一大队防暴警察的带队人,陈兴瞅了下旁边的人,在场的就只有这位中年警察警衔最高,是个三级警督。

“你是这里的负责人?”

“是啊,怎么了?”中年警察听到发问的声音来自背后,转过头,好奇的看着陈兴,有点面熟,但却想不出对方是谁,他的声音也显得平和多了,陈兴虽是面色不善,让他心里微微不悦,倒也没太放在心上。

“把你们区委区政府的领导都给我叫来,这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就没见一个区里的主要领导过来,还有什么事比这里的事更重要吗。”

“呀。”中年警察先是一怔,紧接着就是使劲的瞅着陈兴,看着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心里头暗自嘀咕了一句,中年警察嘴上道,“你谁啊你。”

“我是谁不重要,你现在只管把你们区里的领导给我叫来。”陈兴板着一张脸。

强忍不住心中的不快,中年警察按耐着没有发火,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冷声道,“区里的领导是随随便便能够叫的吗,你觉得你有这资格吗?”

“你看看我有资格吗。”陈兴冷笑了一声,掏出身上的工作证就朝对方扔了过去,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可以想象陈兴此时心中是多么的愤怒。

陈兴的行为无疑让中年警察视为赤果果的挑衅,差点就暴跳如雷,看了那扔在警车前盖上的证件,中年警察险些就抓起来再扔过去,但心里终归是强自克制住,陈兴的架势看起来有些不凡,这让中年警察出于好奇心驱使,还是决定先看个究竟再说。

略带疑惑的拿起陈兴的工作证,封面那市政府的字样让中年警察的眼皮跳了一下,心里那点不满也被压了下来,好奇心越发的重了起来,在有点紧张又带有极度迫切的心情下赶忙翻开了陈兴的工作证,当看到姓名,职务上分别写着陈兴,市长时,中年警察的瞳孔剧烈收缩,神情震惊,不敢相信的望着陈兴,手上那本小小的普通工作证,一时让他感觉重逾千斤,都没法稳稳的拿着。

“南港区治安大队大队长段正坤向市长报道。”在大脑短暂空白的一瞬间失神后,中年警察终于惊醒了过来,一副标准的立正姿势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做了出来,这一刻他甚至都没有产生过去怀疑陈兴身份真实性的想法,而是本能的这么做。

敬完礼,段正坤双手将工作证恭敬的平举着递到陈兴的面前,不安的看着陈兴,直到陈兴面无表情的接回工作证,段正坤才松了一口气下来。

“你们局里领导呢?还有区委区政府的领导呢?”陈兴脸色依然不好看。

“陈市长,区里的领导好像在开会研究解决大头村村民的诉求。”段正坤小心翼翼的答道,同样是那样的眼神,刚才在不知道陈兴的身份之前,段正坤还不觉得有啥,此刻却是浑身不自在,陈兴的目光像是能扎人一样。

“解决村民的诉求,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村民吗?”陈兴指了指现场的情况。

“陈市长,我这也是服从上级的指示。”段正坤小声应了一句。

“马上给你们局里还有区里的领导打,让他们十分钟内给我赶到现场来。”陈兴盯着段正坤道。

“陈市长,这……”段正坤真想一头去撞墙死掉算了,让他去跟局里还有区里的领导这样讲话,还不得被领导给记恨上了,从区里到这来,一路不顾红绿灯的闯过来,也才堪堪能在十分钟到达,区里那帮领导还不得连滚带爬的跑上车,一路风风火火的赶过来才来得及。

“怎么,不敢打这个?”陈兴冷笑着看了对方一眼,“我现在开始计时,待会他们迟到几分钟,有一半就记你头上。

“打,我马上打。”段正坤被吓得魂都快没了,掏出就给局长黄世行打了过去。

南港区区委的小型会议室里,区委区政府的几位主要领导正在召开会议,研究商讨大头村的事情,上次大头村的村民聚众去围堵市政府,害得区委区政府的领导吓得不行,当时虽然赶紧派人去将村民们强制带回来,但也免不了被上面的领导打训斥,再加上前些天陈兴下来,险些被村民们堵住,区里的领导也不敢轻视了,时刻派人盯着大头村的动静,今天一发现大头村的村民有异动,防暴警察就赶紧调过来了。

而区里的这些领导此刻正在讨论怎么解决大头村的事,陈兴的指示已经下来,要求区里妥善处理大头村及其周边村落的污染情况,同时要对已经患癌的村民拿出切实可行的帮扶措施,村民们的收入不高,摊上这种病,要是政府不闻不问,等于也是加速患癌病人的死亡。

区委常委、区政法委书记、公安分局局长黄世行同样在会议室里坐着,对于区里今天一见大头村的村民又聚集了起来就赶紧调防暴大队过去,黄实行其实很不赞同,但区委书记赵石明和区长陈荣贵都支持调防暴大队过去,黄世行也只能同意。

黄世行对区委区政府的做法虽然不满,却没办法表达出来,虽是区委常委,但除了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能发挥影响力,其他的事情,他想管也插不了手,开会要他来出席,那是因为他还挂着一个区常委的头衔。

心里不满又不方便说,黄世行干脆也在会上一直闭着嘴了,冷眼旁观其他人发扬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嘴脸,好几个常委已经在嚷着区财政没钱,怎么可能照顾到那么多患癌症的村民,至于解决污染问题,那更操蛋了,石化产业区现在是省市两级政府都重视,里面的企业都是些大企业,区里也都当财神爷供着,谁敢去得罪,对一些企业排污标准严重不达标,区里并不是没有接到过举报,但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污染,反正那些污染也殃及不到他们。

因为开会的要求,一律都是调为震动的,黄世行感受到口袋里的一直在震动时,本来不想接,想想还是拿出来看了一下,见是段正坤打过来的,黄世行眉头皱了一下,段正坤是他的人,让段正坤去现场盯着是他特地吩咐的,他还要求段正坤只把村民们挡住就行了,千万不能跟村民们发生冲突,此刻见段正坤打来,黄世行肯定要接。

泉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冠状粥样动脉硬化
缺血性中风是什么引起的
友情链接